别忘了说All,有一种人格不需要教育_bet韦德官网1946

为什么名字翻译成三傻大闹宝莱坞,该打屁股的翻译几乎就让我错过了这样一部我毫不犹豫就打五星的电影。

第一次看到这个电影已经被这样的翻译名字所反感,“宝莱坞”,或许又是关于一些想要当明星的人闹出的笑话,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再加上是我看过的电影可以用一只手数出来到印度,算了吧。

直到有人推荐我才鼓足勇气,心惊胆战的准备尝试一下。

一大堆赞扬的词,都一个劲的从脑子往外涌,很不错的电影。

从何谈起,太多的话题了。

回忆,友情,梦想,亲情,爱情,大学,制度,的确是太多了,看电影的同时,总是让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原来印度的大学是制造文凭,让大学生找个工作而已;原来他们的父辈一代也把自己的梦想传递到儿女身上,希望他们照着自己的期望走下去;原来他们的年轻人也一样的活的压抑,被现实捆绑的循规蹈矩、缺乏生气。

我看到了我们的影子。

电影中不免让自己思考,我也像兰却一样,反对刻板,渴望活力,不希望大学把我们培养成熟练的机器,但是却更像那个摄像师一样,有那个胆子,没那个能力,我的确是不能在追寻自己喜好的同时,还能考第一名。

他所推崇的何尝又不是我们都热衷的呢?

干自己想做的事,不为金钱和物质所束缚,只要自己能获得真正的快乐。

但是这样的标准是多么的难啊,电影中的三个人都向往这样的生活,但是除了兰却,他们都被现实无情的束缚,在不得不妥协的时候,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

我也渴望做自己感兴趣,理想的职业,但是我有那个勇气和能力吗,还有那份义无反顾的执着,可能我并不配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还只能是老生常谈的在上班下班中无趣的循环,也只有在电影中找点慰籍。

那个院长似乎是一个反面角色,要求自己的儿子做他不想的工程师,要自己的女儿当医生,甚至把孙子的职业也规划了。

太像我们的父辈了,把他们意识当作认为好的,美丽的愿景强加在我们的身上,似乎只要他们认为是好的,我们也就一定认为是好,似乎我们都不存在独立的人生和追求,一切都要包裹在父母的期望,社会的需求中。

但我也很能理解他。

一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他们是务实的,一是从他的意识在看,在他那个层面,他是正确的,就像我们认为我们追求自己的梦想是在正确的一样。

导演最后也算是强行让他转变了观念了,和他所要表达的想法一致了,但是这样真的就是好的吗?

我们是不是也犯了和那个院长一样的错误,在我们看来那么不容置疑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就一定认同吗?

在此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不破坏电影的单纯。

那个永远是第二的人应该是最讨厌的人物,为了拿第一不惜让别人复习不好,自己发达了一定要兰却认输,发现兰却就是那个他要见的科学家时又那么见风使舵。

感觉导演把这个人物绝对话了,为了反面而反面。

其实他的成绩也是自己努力获得的,只是表达的方式,在大多人的价值观中得不到认同。

最感动的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友谊。

问问自己有这样的朋友吗?

还好有,但可惜曾经一个那么好的现在变了。

他们的互帮互助,确切点是兰却对他们的帮助,表现出来的感情,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不想多说,默默的回味吧。

再说说爱情。

导演对世俗物质的婚姻给出了自己最直接的讽刺,很次都那么赤裸的说出价值多少钱,那是一把量化的尺子,但是对于任何真挚的感情来讲,那把尺子无效。

随着时间跨度增长,自己单身的时间也在增长,似乎在寂寞的千锤百炼下对自己向往的爱情也越来越坚持。

电影中的桥段虽然千疮百孔,但是这样的表达还是让我看到了我理想的那种爱情,可能自己也是个恶俗和爱做梦的人。

曾一度想随便找个人就算了,将就也就过了,一是因为一个人的寂寞太难熬了,一是自己都没有那份宁死不屈的执着,同时还对世界上是否存在那样的美好而产生怀疑。

但是最近,可能是寂寞难耐达到了最高点,几度就想找个人聊以慰籍自己的寂寞,然后一抗争,自己还是觉得不应该和自己的妥协妥协,正是因为寂寞,所以才要耐得住,才要锻炼自己宁缺毋滥的坚毅,才要为自己理想的爱情做思想上的准备,不要再因为寂寞而动心,不要因为外表而冲动。

被寂寞磨砺的心,应该是无比坚强的,千万不能因为一种生理和心理的需要就和自己妥协。

其实电影男主角就是导演意淫出的一个完人,几乎可以和所有关于表达优秀的词语想匹配,这也是这个电影在塑造主要人物时的不足,都比较绝对话。

虽然还是能在心中挑出这样那样的毛病,还是觉得这就是一幅幅编制的童话,但我还是一样的愿意享受这个骗局。

在看过岩井俊二的《情书》后觉得太假,同学一句话点醒了我。

我们是不是已经现实得没有了欣赏美好事物的能力?

可悲,一直是以一种理性的眼观来看事物,也很容易陷入另一个死胡同,和唯物质一样的唯现实主义,虽然自己还在标榜自己的高度,其实也一样活的无趣,就像现在自己的状态一样,除了反感社会,把一切都套上现实的外衣之外,基本上很难去发现美。

我是不是该拥有某一种妥协和某一种抗争,就从这部电影开始。

毫不犹豫的打五星不是因为电影本身,更多是带给我的这些启发,最重要的是我又可能在看童话的时候会心一笑了,不会再只给《老男孩》打三星了。

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我不能在吃馒头就泡菜,哪怕就一天,的状态下发自内心的快乐,可能我依然没有答案,但似乎我能快乐了。



从年初在影迷们间盛传的“印度神片”,到年底的国内公映,《三个傻瓜》突然让纠结于国产电影与好莱坞交锋的人们有了一个新的视点。

何以把大量商业化的电影(电视)桥段与本土社会背景、文化传统相结合,又能在国际化的范围内又引发共鸣,宝莱坞做到了,我们却还在摸索。

《三个傻瓜》的成功,不只是主题先行的取巧,也是叙事技巧和人物设定的成熟。

在一部遵循宝莱坞固有模式的喜剧片中,巧妙地融合了多种类型片的元素,即便所有的波折和结局都在意料之中,仍能在某几个点上打动观众,这才是主流商业电影的威力。



以前总是对印度的电影有些偏见,但是据说这部很不一样,于是总算没错过一部经典。



2009年至今,那么多人看过,那么多人思考过,那么多人评论过,豆瓣上的影评已经达到了三千多条,时至今日,再来谈这部作品,不知是不是为时已晚,但是总觉得只有自己说过才能满足。



讲些年轻时才会做的疯狂的事,批判批判教育,大加渲染的理想,似乎本来就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但有时想想,这部影片实在不拘于此。



关于理想主义



看了太多评论,几乎已被这个词刷屏。

不过我想从定义出发讲讲这个词(或许会被兰彻反对吧)。

理想主义,通俗点讲是基于信仰的一种追求。

因为我看到了太多关于理想主义的批评,但我却不明白一种追求有什么好批评的,哪怕理想终究是理想,但追求本身没有错。

如果失去了追求,也就失去了成功的可能。

所以我在这里,首先反对过激的批评。



以兰彻为代表的非规则与以病毒为代表的规则的矛盾冲突成为整个故事的矛盾冲突,而在偷试卷事件之后到了高潮,同时理想主义也随之进入高潮。

用吸尘器接生,因为一句“All

is

well。

”孩子死而复生,这些荒诞而离奇的事件将兰彻的圣人形象渲染到顶峰。

并不是否定这些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但其本身就可以成为医学界的奇迹,而诞生在一个学生身上,我想影片本意就是想表达理想主义。



关于人物



其实我倒是不想在这里再谈兰彻,主角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我说两句话就能颠覆的吧。

那么谈谈其他人吧。



我翻了很多评论,发现大家的一个看法是统一的:这部电影是献给法尔汗和拉杜所代表的人的。

法尔汗,热爱摄影,但是迫于父亲的压力,学习他不喜欢的工程学,人生的方向性错误;拉杜,背负一个黑白电影式的贫困的家庭,寄希望于求神拜佛,懦弱不进,害怕未来。

而我们也看到,在兰彻的引导下法尔汗劝说了父亲坚持自己的梦想(虽然个人觉得这一段剧情过于牵强),拉杜则找到了工作(这段感觉是不错的),很多人看了以后一定会热血沸腾吧。

的确,作为校园题材的电影,用希望点缀理想,然后再使理想充满希望,是比较容易受到观众欢迎的。

但是,影片也告诉我们,在十年后,相比于兰彻,法尔汗和拉杜的成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甚至不如查尔图,这是不是会给观众们带来一些打击呢?

我想那是必然。

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理想相比于现实会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法尔汗不会那么容易说服父亲,拉杜也不会被破格录取,因为现实就是现实,不会因为有理想而改变。



请不要把我理解为悲观主义者,接下来我想说说影片真正的意义所在。

影片的一次次暗示表明了它的理想主义,但是用理想反抗现实的精神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在兰彻身上,在法尔汗身上,在拉杜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人的成长。

至少我们在这一过程中感受到了理想的美好,至少我们在追求,用理想的方式追求,用非规则,打破规则,这是成长中所独有的精神,也就是成长的力量。

这里引用令我印象极深的拉杜的一句话,摔断了两条腿,才让我真正站了起来。



病毒,代表规则的最强实力派,凭借实力当上校长,是一个典型的因规则而成功的人物。

和查尔图不同,影片并没有极度丑化病毒的形象,甚至在最后以妥协的方式挽救了他的形象。

其实我在第一次看的时候就有种感觉,这个人物坚毅、果敢、不徇私、有原则,绝对不是被一棍子打倒的类型。

他的所为甚至可以认为是与兰彻的竞争,一次次被惹怒,也是一点点认可兰彻。

而最终集于那句“你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给人一种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特,只是觉得这句话真是微妙,这是妥协中的抗争,略显幼稚可笑,但是以此引出病毒在影片最后对兰彻的肯定,实在再合适不过。

还有那一句“真是漂亮的一脚,想踢足球吗?

随便你做什么,想做就去做吧!

”似乎成为全片最感人的一句话(这里法尔汗的心理独白个人认为没有必要,这句话由观众自己体会比较恰当)。



另外,关于查尔图的形象,这是又一个规则的代表,只是他站在与兰彻同一个阶层上。

影片完全夸大了兰彻的圣人形象,而这个人的作用也成了明显的反面衬托,成为了观众发泄情感的载体。

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看到,查尔图的生活也并不差,虽说跟兰彻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可是我们仍能说他在人生事业中并不失败,甚至成功也不为过。

这确确实实是在现实中成功的典范。

影片却是将这个形象塑造得很糟糕,但是也许我们可以从他身上思考更多的问题。



关于情感



我特别欣赏导演在情感线变化上的胆量。

先是乔伊的自杀,这是电影情感色调落差最大的一幕,在一段长歌舞之后,摄像机却拍到了乔伊上吊,在视觉上给人很大的冲击,而之后拍到的“I

QUIT”极具讽刺和辛辣,这是最值得我们思考的一幕。

在现实中法尔汗和拉杜找到了兰彻,却发现不是本人,连照片都换了,这是影片中的一个悬念点,目的是为了引出更深的事实以补充回忆,悬念的设置确实有一套。



不得不说的点



我一直奇怪这样一部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我看下来竟然不累,于是找到一个关键因素,前后呼应的频繁使用,仔细数了一下竟有11处。

不管是电影还是小说,铺垫和照应都是重要的手法,但是能运用如此频繁又没有刻意添造之感,是影片成功的一个典范。



还有在音乐的使用上,歌舞的插入也很好地表现了印度电影的特色。

如果算进留声机的音乐的话至少有九次。

留声机也是个不可忽略的点,三次留声机放映,都是病毒刮胡子的时候,但是由于场景不同,又有不同的意义,尤以拉杜跳楼最为典型,但这里不再多说。



Alliswell



还有一个问题,兰彻作为非规则的的代表与规则之间的冲突,集中到与病毒的冲突,但是在以病毒为核心的教育制度与学校中,兰彻的对抗似乎又不是这么明显。

举一个最明了的例子,每一次考试兰彻都是第一,既然兰彻反对规则,那么为什么他适应了代表规则的考试呢?

从片头的一节课来看,考试似乎也是比较重视定义,如果兰彻反对这么做,那么考试时他是怎么答题的呢,评卷者又是怎么评分的呢?

这些事都使这个故事蒙上理想与幻化的色彩,那就意味着影片所传达的精神理想彻底破灭了吗?



我认为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在深入分析一部电影的时候,往往过于深入,以致原本影片所表达的情感或理念被解剖得支离破碎,但是事实上,任何一个观众在看完这部影片后都会有些情感共鸣或思考不是吗?

我们也确实接收到了导演想表达的东西,那么影片也就达到了它最初的目的。

电影所表达的电影现象是导演想表达的电影现象,说实话,有时候觉得只有导演本人才有资格评论自己的电影,尊重电影首先尊重电影现象,也是影评人最基本的素养。



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这两条最重要的支线,还是对教育、对梦想、对人生态度的主线,影片都很好地传达了出来,我们感受电影,感受理想与现实,感受圣人兰彻的伟大,感受年轻时才会做的疯狂的事,满足自身情感需要,在必要时能够说出一句“All

iswell”,也就是完成了对这部电影的学习。

终于把《冰河世纪3》看完了,DVD版本的,看到结尾才忽然发现居然是没字幕的我稀里糊涂的都没发现,可喜可贺我的英文听力水平在《老友记》的轰炸下恢复了~

这部很好,好过无趣的了无新意的第二部。

第一部永远无法动摇,那时的心情那时的感受那时的热爱永远无法复制,所以我说看电影是件非常主观的事情。

那时候坐在宿舍的床上看一遍又一遍,每遍都会哭。

第三部非常热闹,一大家子很快乐,有感动,有爱的感动。

因为知道他们永远都会在一起谁也不会离开所以不会伤感。

真是童话。

多幸福!

我们相对残忍决绝的承受能力果真需要这种温柔的反弹。

一贯的特技一贯的风格,其实新一部并没有特别需要说的东西。

《冰河世纪》似乎成了品牌,只要继续出新品好了,丝毫不要去顾虑风评,有好多人出一部就看一部,哪怕无新意无乐趣。

但是这一部相较之前多了很多成人的部分,不再只是一部欢乐童趣的故事,多了很多俗世的东西。

责任、家庭、爱情、寂寞的反思,是第一部简简单单的友情和“我们要活下去”那么单纯的。

动画里就给出了很多桥段。

比如单身的剑齿虎对比即将一家三口的猛犸,就好似总有人说的,现在单身并不觉得孤单,一旦身边的朋友结了婚生了子,就算你还是和他们往来,但是在他们七嘴八舌讨论肉价、奶粉、幼儿园的时候,你肯定不舒服。

所以剑齿虎很不舒服,傻乎乎的树懒也不舒服。

两个家伙表达孤独的方式都很有趣,一个要去游荡彻底放逐自己,一个疯狂的收养孩子麻醉自己,换成人类的行为还真是讽刺有趣。

孤独寂寞真可怕,现在周围人都在寂寞,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寂寞的。

有人喜欢说我们内心都寂寞,寂寞是内在的,并不一定是形单影只。

也许吧,也许每个人都寂寞。

但是我不觉得自己寂寞,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的生活再简单点,也从不为自己难过,觉得自己一直是个运气好的混蛋,老是抱怨会遭天谴的。

啊,有件事需要强调,我养猫并不是为了排遣寂寞和孤独,是因为喜欢,就是因为喜欢,没那么多为什么。

我觉得问我为什么养猫的人都生活压力过大思维包袱过重………………

倒霉的松树终于从跑龙套混成了配角,不再只是打酱油而是有了自己的爱情。

一直以来松果对于松树来说是一生的梦想、初恋、内心中永不凋零的樱花、毕生的奋斗、唯一的心灵港湾,它令它觉得自信,觉得坚强,觉得温暖,觉得放松。

你可以把松果替代成任何一个男人会这样觉得的东西,任何一样东西,比如酒,比如很多女人,比如足球,比如政治,比如《老友记》里面罗斯的大恐龙~但是男人遇到了炙热的爱情,男人在爱情面前冲昏头脑将自己的梦想抛在了脑后,为了女友可以戒酒戒烟戒游戏人间。

两只松鼠的恋爱片断真唯美,插曲也很好听,啊那无处不在的心型,最后松果的心碎真逗。

这个系列总是能找到有趣有爱的桥段讨我们喜欢!

这是个成人童话,必然不能相爱了就相爱了,从此happy

ending,王子和公主就不需要柴米油盐。

松树终于在晕头转向的爱情中回到了俗世。

母松树也很喜欢松果的,但是女人可以为了男人抛弃自己的爱好和嗜好一生,男人却只能一阵子,这就是为什么不要指望男人可以为了你一直改变,所以最好从一开始就选择没有你不喜欢的嗜好的人或者劝说自己妥协。

女人现在也一样~松鼠朝着松果奔去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男人的本质。

男人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如何协调松果和女人之间的平衡,搞得好可以鱼和熊掌,不得不好最后疲劳了就丢了女人抱着松果找下一个可以让他暂时忘记松果的女人。

两只松鼠关于松果的争斗好像人类老公老婆因为家庭琐事争吵的画面。

悔吧你就,最后松果和女人都没了!

新人物巴克很有趣,形象颇为麻辣。

最喜欢他用石头跟虚拟的爱人通电话的片断,以及他对他那个菠萝的爱情。

这只黄鼠狼从头到尾都在证明它的孤独:酷似杰克船长的疯疯癫癫的言行、随口而出的警世名言和人生哲理、泼辣的生存方式、与大白鳄鱼恐龙的即仇恨又英雄相惜的互动、宁愿在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孤独也不融入到别人的世界。

这样的形象是招人爱的,自古以来,可见人们对于孤独和寂寞的莫名崇拜。

可惜我不喜欢杰克船长也不喜欢巴克这类,一直都不来电,我喜欢乖仔,喜欢正统的规矩正义的带点小狡猾的类型,所以大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条在我这行不通。

在大多数人眼里孤独=酷,但是我顶反感没事找孤独和寂寞的行为。

可以大堆朋友欢乐的时候也不欢乐,一定要一个内心觉得孤单。

在我的话,就算孤独寂寞也不承认自己孤独寂寞,妥协是可耻的,寂寞的情绪对于自己健康快乐的活下去是敌人,应该毫不犹豫地战胜,而不是放纵任其发展。

这世界没人真的可怜你,只有你自己而已。

但是巴克很逗,这是事实。

然后是有爱。

小恐龙好可爱啊,超喜欢它们叫妈妈撒娇用身体蹭蹭摇尾巴的样子。

小猛犸也很可爱。

希德也还是那么可爱。

不过我最喜欢的永远都是剑齿虎。

无论有多少新面孔新角色,动画的主题永远都是:Weare

family。

寂寞也好,孤独也好,责任也好,单身汉也好,心的归属是那么重要。

单不单身、有没有家庭,其实只是一种分类方式,并不代表你是不是一个人。

只要有人care自己,哪怕是自己care自己,活着都还是快乐的。

一部电影里那么多笑料,还不是要让你快乐。



当下对于教育体制和人才定义的拷问,放之四海皆有待探讨,用校园喜剧的方式最容易出彩,可要避免浮于表面的潦草,则还需一定程度的切入,在情节转折上可信,而非动漫式的散漫夸张。

《三傻》脱胎于印度畅销小说《满分人》,原本只是作者查特·白内特记录大学生活的自传体小说,因为背景是印度最高学府“印度理工”,多少带有些精英色彩和优越感。

《三个傻瓜》中的主要人物被赋予了典型的社会阶层特征,从侧面说明了印度高等教育的覆盖面和稀缺性,这一点与中国及周边亚洲国家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严酷状类似。

正如“病毒”校长的板书,兰切(身份暴露前),莱吉和法罕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印度家庭:传统贵族子弟可依靠父辈的荫庇轻松学习,不愁就业;赤贫阶层却因生活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在刻苦学业压力中需求身份的进阶;而普通市民阶层因为有了相对丰富的选择,反而纠结于梦想与现实之间。

电影的前半段其实已为所有大学生规划出了几种固定的人生轨迹,哪怕是从“帝国理工”这种级别的院校毕业,也不外乎三条路——去美国当“高级打工仔”,留在国内作个稳定的工程师,或者更为率性的自由职业者。

影片的倒叙结构在诸多青春电影中常用,观众之所以不觉得厌倦和低俗,要归功于兰切性格上的真诚和意志上的自嘲精神。

在与教育体制的抗争中,只有极少数人会坚持到最后,更多人不是屈从就是无情淘汰。

兰切与法罕的个人胜利带有理想主义色彩,就业岗位单一,高自杀率才是当代印度无法规避的问题。



如果只是回忆校园胡闹,那《三个傻瓜》并不比同类好莱坞青春喜剧高多少,观影感的酣畅,来自于影片主创对一个最简单问题的反复追问“读书到底为了什么?

”直到兰切真实身份暴露的那一刻,这个古老的命题才有了答案,最大的包袱也成为了影片的转折点。

“突然对他由衷的敬佩”,这不仅仅是法罕和莱吉发自内心的感激,更是所有人对于兰切人格的赞叹。

作为一个仆人的儿子,他用文凭来换取科学知识,追求自身的理想状态,而在人格方面上,兰切早已在大学前就完成塑造,其系统化和理论化,都超过了病毒校长,并赢得了最终的肯定“你不可能总是对的!

”不过另一个现实是,没有文凭的兰切只是隐居在偏远地区的乡村发明家。

从普遍的价值观来说,他的老对手“消声器”的事业当然更为成功,莱吉和他其实是同一种选择,关键在于谁更服从于这个世界的既定规则。



无论是“穷小子追求富家女”的电视剧套路,还是自我放逐与寻找的公路片线索,都被巧妙的融合到校园励志情节中。

这种成长与爱情的充分解释,又与《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的私密性不同,完全是为批判体制的主题所服务的。

最为难得的,是《三个傻瓜》恰当的摆脱了说教,通过一连串危机掀起了小高潮,迎新、考试、自杀、逃婚、偷卷、分娩…信息量之大,堪比一部连续剧,浓缩后避免了印度片中常见的厄长累赘。

此外在表演上,“老男孩”阿米尔·罕赋予了兰切绝对纯净的性格,其内心的无比强大突出了外在的感染力,完美的人品,与印度影视剧中所有的“英雄”保持一致。

好莱坞式的花哨技巧,在脱离叙事的印度歌舞前反而暗淡,既是成人童话,也是超现实荒诞。

《三个傻瓜》在许多细节的铺垫上分外用心,像整流器、太空笔、单车新娘等线索最后都得以呼应,其完整程度不得不让人佩服编剧的周全。

反观中国电影,哪怕只要做全其中某一方面,就已是难得的年度佳片了,印度人如今做到了,这就是宝莱坞电影工业的商业化成果。